• 第 7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是啊!夫人,您别伤心了,您要伤了身子,谁来照顾小姐”

          抱住她的妇人闻言,终于停止了低泣,很快的,她被人极小心的放进了顶极软的暖轿之中。

          很快的,大夫来了,而且来的还是宫里最为有名,德高望重的华御医!

          秦落衣躺在床上,直没有睁眼,穿来就受伤,流了不少的血,然后又跑到那么远的森林之中,和那紫衣男子几度翻云覆雨,解了体内的媚毒,此时是真的倦了。

          很快就睡了过去。

          她头上的血迹,原本已经擦干净了不少,还抹了药的,不过在回来之前,有人替她想得周到,不仅将她额头上的药洗去,还弄破了他的手指,再涂了些血上去,让她的伤口看起来又可怖不少。

          那瓶装在玉瓶之中的药膏他倒是很大方的没有收回去,还嘱咐她那药以后每天擦两次,早上次,晚上次,很快就能好了,还不会留下疤痕。

          伤口是真的,所以那华御医再医术高明,她也不怕他看。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落衣从昏睡之中渐渐醒了过来。

          “娘,妹妹还没有醒吗?已经两天了,华御医不是说妹妹没事的么?”道陌生中带着熟悉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听到那声音,秦落衣心中凛。她叫自己妹妹,难道她就是秦落寒?

          沉默片刻,另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是啊,都已经两天了,还没有醒过来,王爷已经派人去请华御医了!”

          是她装昏迷时抱着她惊慌的叫她衣儿的妇人,还自称是她娘,看来她就是镇南王秦凌云的续弦谢如烟了。

          “哦!那就太好了,华御医来了,再叫他好好的给妹妹看看!说不定妹妹就能醒过来了”最初的那道年轻声音中带着雀跃,笑着说道。

          “但愿如此!”谢如烟叹了口气,静默片刻突然道:“寒儿,你跟娘说说,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妹妹为什么会掉进水里,然后又个人去了那么偏僻的地方,我听绮萝说,那天你妹妹落水被三皇子救起来之后,你有去追的”

          “娘,都是我不好!”秦落寒小声的开口,声音中有着抹悔意:“那天,三妹妹听说三皇子要来就说想去悄悄的看看,您也知道,三妹妹已经被赐婚给三皇子了,又直很喜欢三皇子,我想着悄悄的看看,应该没什么,所以我们就去了”

          “哪知道我们刚到,就被他们发现了,妹妹心急,不小心就掉到了水里三皇子将妹妹救了起来那水把妹妹脸上的面纱冲走了妹妹哎,三妹妹就先跑了,我追了好远才追上她,想着的我屋子离得比较近,就把妹妹带到了我的屋子里去”

          “我让雪儿去拿了妹妹的衣服,换好之后,我陪着妹妹在屋子里说话,可是妹妹妹妹的心情很不好!我们说了没几句话,妹妹就走了,她说想散散心,还不许任何人跟着早知道妹妹会想不开不管她说什么,我就应该直跟在她身边的也不会让妹妹象现在这样”

          谢如烟闻言默然。

          那间废弃的屋子,她已经派人去看过了,这两天自己也亲自去了两次,那柱子上全是鲜血!

          还有秦落衣额头上的伤口,她问过了经验丰富的华御医,华御医很肯定的说,那伤口是撞的

          难道衣儿真的只是因为面纱被冲掉,被太子三皇子还有那几个权臣的儿子看到了真面目时想不通,所以寻了短见?

          傻衣儿!

          她喜欢三皇子那么久好不容易陛下开了金口,为她赐了婚,眼看着她就要嫁三皇子为妃了,她怎么会这么想不开!

          温润的手抚上秦落衣的脸∝落衣缓缓的睁开眼睛,正好望进双充满怜惜的凤眸之中。

          “衣儿,你醒了?太好了!”那双眼睛突然亮,眼中尽是惊喜之色,俯身过来热切的望着她。

          桃花朵朵凤逆异世

          第008章重回王府

          “衣儿!”

          “衣儿,你在哪里!”

          “小姐!小姐”

          “妹妹”

          秦落衣坐在大黑的背上,刚刚从围墙之上翻进去,便听到无数的焦灼声音从远处传来。

          大黑退下来,回过头来看着她,那眼神就好似在寻问她要不要过去般秦落衣眼角抽了抽。

          现在,她又回到了最初穿来时的那间屋子前面。

          紫衣男子说她叫秦落衣,是镇南王府王爷秦凌云的三女儿,她的母亲谢如烟是秦凌云的续弦,在秦家,她还有个哥哥,个姐姐。哥哥叫秦天,姐姐叫秦落寒。

          树林之外的声音越来越近,正朝着她站立的方向走来,口中又唤着衣儿秦落衣心中动,看来她近两个时辰没有现身,这些人应该都是来找她的

          翻身从大黑身上跃了下来,示意大黑避开人离开这里,自己则快速的闪身进入刚才那间废屋里面,就着自己醒来时的姿势,倒了下去。

          片刻之后,虚掩的大门被推开,火红的灯笼照亮了室内。

          秦落衣闭着眼睛,装成昏迷不醒的样子。

          “啊!三小姐在这里,夫人,三小姐在这里”拔高的声音显得尖利而惊恐。火红的灯笼朝着她脸上晃了过来。

          无数慌乱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奔了过来,涌进屋内。

          “衣儿!衣儿你怎么了?”个极为悦耳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边响起,声音中带着显尔易见的慌乱,然后她就被抱入个温暖的怀抱里,只手颤抖着抚上她的额头。

          入手温热的感觉,顿时让她长松了口气,刚开始看到她额头上的血迹,她还以为“快!去告诉王爷,就说衣儿找到了小姐受了重伤,叫人马上去找个大夫来!要快”

          “是!”

          有数人恭敬的应声,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

          “衣儿,你怎么这么傻!你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娘可怎么办啊衣儿我的衣儿”那道好听的声音紧紧的抱紧她,低低的在她耳边叹息低泣。

          数道劝解的声音在屋内响了起来。

          “夫人!小姐定吉人自有天相的!这里太脏了,小姐头上又有伤口,不能在这里久呆着,还是先将小姐送回屋去,等着大夫过来看”

          “是啊!夫人,您别伤心了,您要伤了身子,谁来照顾小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