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星重生 第14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他这会儿这种反应,就像极了终于开始了一段新的感情。推了通告不是多点时间陪女朋友嘛,买房子不是要跟女朋友一起住嘛。粉丝里面虽然有不少人觉得女人空有一张脸配不上他,但大部分还是祝福的态度,毕竟不想看他再消沉下去。

          然而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第二天晚上,狗仔又在另一家会所门口拍到了他——怀里搂着另一个嫩模。

          呃。

          一个月之内韩竟就被拍到了五次,次次身边的女伴都不一样。虽说这事男未婚女未嫁没什么可指摘的,而且也确实没证据证明韩竟跟其中任何一个是男女朋友关系,或者跟其中任何一个上了床,可你这天天出来玩夜夜出来玩,不是有点玩物丧志了么?

          粉丝们扼腕痛哭——自家男神被周大少带坏了。

          一个月之内,韩竟就把自己两年多积攒起来的好名声败了个干净。不少狗仔憋着一口气想挖些猛料,不雅照或者脚踩两条船或者第三者插足的决定证据之类的。在他们看来,韩竟这一阵显然是玩心大起,越界只是早晚的事。哪知紧锣密鼓严防死守跟了一个多月,愣是什么都没拍到,最多就是凌晨送女伴回家,连过夜都没有。

          可是一个月被拍到的就五次,没拍到的还不知道多少,说他跟这些女人一个都没上床——谁信啊?

          这种私生活上的花边儿,其实是舆论最喜闻乐见的。只要不闹出恶性的艳照或涉毒丑闻,在粉丝和代言商的眼里,对艺人对外形象的影响其实都是微乎其微,不如说更多影响的是韩竟在圈里人之间的风评。之前韩竟一直注意维护自己谨慎正派的形象,口碑始终很不错,老一辈影视人对他都赞许有加,合作的资方无论是片约还是代言,对他的人品也十分认可。这回他这么放开了胡闹,这些人碍于脸面谁也不会明着说他不是,不过心里有多少微词,那就不用说了。

          结果只有何朗实在忍不住打电话过来,“哥们,我说你最近玩得有点过火吧?悠着点啊。”

          韩竟在电话这头笑得有些无奈:“……哥,等过了这阵子,我请你喝酒。”

          何朗听这话也乐了,“别别,我这可都当爸爸的人了,玩不来你们年轻人那一套。”

          一通电话表面客气,实际上话已经说得很生硬。韩竟嘴上应承着,挂了电话,照旧夜夜出去鬼混。

          事情到这份儿上,该明白的也算都看明白了。他回答记者的话说得再好听有什么用,这分明就是个败家的主儿,不知道怎么花言巧语哄得夏霖高兴了把遗产留给他,翻脸就把产业卖了给自己买豪宅,花天酒地出去挥霍,毫无眼界只管享乐,指着他做出什么成绩根本是不可能的。

          要说夏霖这笔遗产,寻常百姓就是看个热闹,最棘手的是那些对手公司的决策者们。这些深居简出平常人根本见不着影的顶级富豪,虽然没人会公开表态,但暗里都紧紧盯着股权变动可能造成的华夏的战略调整。到这这帮人才总算松了口气——看来韩竟根本无意参与公司经营,也就不足为惧了。

          不过韩竟公开说过自己暂时不会卖股票,还明明白白说了不卖是他认为华夏的股票还会涨,这倒是潜移默化地也给股东吃了颗定心丸。韩竟现在的牌子正经已经够大了,多少人都喊着“信韩哥不挂科”呢,不管他有没有根据吧,这话说出来,竟然让华夏的股价真的涨了不少,也连带着让一直震荡不稳的星耀的股价也小幅涨了些。

          韩竟日日夜夜在外面勾三搭四,要说夏炎心里全无芥蒂,根本是不可能的。相识两年多,他一直信任韩竟的品行,可耐不住这短短一个月,现实一而再再而三地扇在他脸上。他看着网上隔三差五曝出来的照片,那上面的人明明就是韩竟,却跟他认识的韩竟一点也不像。那个人让他觉得很陌生,他看不懂,也无法笃定。

          而且,韩竟的转变未免太突然了。虽说姐姐将遗产留给韩竟,要怎么花这笔钱就是他自己的事。可葬礼才刚办完,他就迫不及待地拿她的钱去挥霍——这种行为无异于是公开的羞辱,让夏炎觉得很难堪。

          非常难堪。

          他在忙碌的间隙,倏忽间想起最初跟韩竟在一起的时候。那时他觉得,哪怕韩竟只是跟他玩玩,只是想换个口味、图个新鲜,他也是愿意的。

          也许现在韩竟就是腻味他了,想换个口味了吧。

          ……可他还愿意么?还能心甘情愿地放手么?

          他想他该跟韩竟谈谈,但工作为先,也没放太多心思纠结这件事。两人还住在一个屋檐下面,只是一个忙于工作,一个忙于玩乐,都不怎么沾家门,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只有一个晚上,夏炎满身疲惫回到家里,正好撞上韩竟一身英气逼人的黑衬衣夹克衫,正要出门。

          韩竟本来就是衣架子一样的身板,肩宽腰窄大长腿,这会穿的又是修身短款的夹克,将他的身材完美地衬托出来。拉链并未拉起,露出里面衬衣下隐约浮现的肌肉线条,随意之中还透着一股极致的性感。

          夏炎一向对韩竟的身材没抵抗力,韩竟这身打扮让他只看一眼就是呼吸一热,连忙低下头去,半晌才窘迫地说道:“韩竟,你有时间吗?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对面的人半天也没言语。夏炎等了一会,刚想抬头,就被对方揽着他的后颈往前一带。

          一瞬间他就被那个人的气息包围了,鼻息里全是淡淡的烟草的味道,皮革的味道,还有,韩竟的味道——跟他曾经熟悉的一模一样的味道。好半天他才终于反应过来,他的头正枕着韩竟火热坚实的胸膛,脑后按着他的是韩竟的手,霸道,有力,让他无法挣脱。

          “现在还不到时候,再给我一点时间。”他听见韩竟低声这样说道,大概是香烟抽得太多,让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再给我一点时间……等一切都结束,我会自觉从你面前消失,永远不再打扰你的生活。”

          而后韩竟微微低下头,嘴唇碰上他的发丝。他分不清那是否是一个吻,或是只是一个无意义的习惯。

          等到他终于回过神来,韩竟已经离开很久了。他的脸颊火烧火燎地烫,心脏剧烈地跳着,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那样稀薄,让他喘不过气来。

          身上留下的韩竟的体温,还那样清晰。

          从他出院,几个月以来,这是两人唯一一次算得上逾越的身体接触。

          明明他的身体还那么留恋着那个人的热度,那人却冷硬地说着,要从他面前永远消失。

          他想,也许是他的说法让韩竟误会了,以为他要说的话是对他失望了,想赶他走。

          又或者,韩竟一直以来只是在贯彻自己的承诺而已。他记得姐姐去世他提出分手时,韩竟对他说:我只有一个要求,让我继续留你身边,不是以恋人的名义,等到我觉得合适的时候,我会自行离开。

          韩竟现在还留在这里,还在他的身边,只是因为那个合适的时候还没到吧。

          ……可是,他后悔了。

          他后悔了。他不想分手。

          夏炎就在门口慢慢蹲下,脸埋在手臂里,身体蜷成一团。

          他不想分手……

          第194章官子2

          每年9月至10月之间举行的纽约电影节,是一年之内国际顶级影展的尾声。纽约电影节与欧洲三大电影节一样,着眼电影的艺术性,又因为对新影片的关注,吸引了大批新锐导演,也是各大制片公司挖掘人才的绝佳平台。

          这种场合夏炎当然不会错过,可时隔半年,立场已经完全不同。年初在柏林时,他还是踌躇满志的新人导演。如今再次参加这样的电影盛会,却只是为了争取与更多的制片公司的合作。人还在电影这一行,所做的事却与电影怎么拍本身没一点关系了。

          韩竟跟周礼恰巧都收到了邀请函,不过这会儿俩人谁的心思都没放正事上面,就只当去北美溜达一圈。电影节正式开幕之前,他俩已经在迈阿密冲了两个礼拜的浪,又坐游轮沿着东海岸从南一路玩到北,其间高调得不得了。

          走这么一趟俩人都晒黑了不少。韩竟皮肤本来是那种比较细腻柔和的小麦色,这回正经晒了一身古铜色,几张街拍里造型性感得男性荷尔蒙几乎喷出屏幕,让微博上又掀起了一股舔屏狂潮。

          再见夏炎是在纽约电影节开幕式之后的酒会上。夏炎在宴会厅外与韩竟匆匆照了一面,只是简单点了个头就擦身走了过去。倒是他带的助理认出这是韩竟,有些惊讶地红着脸打了招呼。

          夏炎身边几位助理韩竟都有印象。这女孩子名叫孟昱君,是唯一一个夏炎上任之后自己招上来的人,虽然毕业不久没太多经验,胜在做事尤其细致有条理,倒能把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她是资历最浅的,所以这种出差跑腿的工作夏炎通常都是带着她。

          韩竟脚步只是稍一停顿,路过她身边时在她手臂上轻拍了拍,“……好好帮帮你们夏总。”

          周礼是交际的行家,在场又都是圈里人,对他来说简直就像鱼回到了水里,一早丢下韩竟花枝招展去了。韩竟没有那么强的功利心,只端了一杯酒,站在一个靠边的位置,有人过来打招呼,便礼貌地交谈几句。

          大多数时候,他的视线都停留在夏炎的身上,远远看着他一直在跟一个看起来有日耳曼血统的高个子老外交谈着。那人身边起初围了一圈人,等夏炎开始说话便识趣地走开了。韩竟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只能看见两个人神色都相当严肃。夏炎眉头微微蹙起,语速非常快,似乎在据理力争着什么。

          韩竟看到这里,夏炎的身影倒被另外一伙人挡住了。他稍微站直了身体,把手中空了的杯子交给一个路过的服务员,打算换个位置。结果步子还没迈出去,就有一杯新的香槟酒递到他的面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