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章 出征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姚千里心中一软,虽然陆离早安排了稳婆住了进来,可是这心意却也是实实在在的,而且现如今知晓这份心意并不是空穴来风,姚千里心里还有些涩涩的,昭贵妃是这样小心翼翼的想要

          照顾她,想要维护这唯一的至亲,可是她却难给出回应。

          昭贵妃这边的内侍刚走,下人又来传话宫中又有旨意到了。

          姚千里蹙眉,这是怕陆离走了她这里不热闹了不成,一个赶一个的来,索性一起来了也好啊。

          这会来的却是圣旨了,还是先免了姚千里的跪拜之礼,连旨意的内容都是大差不差,赐下了一堆东西,只是带来的不是稳婆,是御医院的妇科圣手秦御医。

          姚千里憋着脸瞪了那御医半晌,瞪的秦御医大冬天的险些出了冷汗才罢,她如今这身子也不能做到盈盈一拜了,只能微微颔了颔首,“有劳秦御医了。”

          秦御医忙道不敢,看了看姚千里的怀相,抚须轻笑道:“夫人这怀相好,若是王夫人能有将军夫人一半好也不用那般遭罪了。”

          “哪个王夫人?”

          “自然是岳相府上的王夫人。”

          岳相府上的王夫人,岳青青。

          原来岳青青怀孕了,难怪前些日子岳青青跟她说什么井水不犯河水,想来是怀了孩子性子也软了,或者是想给这未出世的孩子积福?

          想至此姚千里眉间一松,却并未在此话题上多做纠葛,岳青青当初故意拿假陆寅骗她的事情她还是记得,谈不上原谅不原谅,只是随着陆寅回到身边,心中的那份怨恨也减淡了不少,可

          是也着实不想与此人多有纠葛了,岳青青自己说不会再来招惹她自然是再好不过,至于岳青青的怀相好不好又与她何干?

          倒是秦御医,看姚千里没有接着往下问有点愕然,等了片刻看姚千里真的没有再问的意思便有些熬不住了,主动又道:“那王夫人已然有孕四个多月,未见丰腴不说,如今几乎瘦脱了像

          。”

          姚千里蹙眉,看来天宗帝将这御医遣来可不止是调理她的身子,除此之外还另有皇命,只是可惜,这秦御医医术是不错,乃是御医院的妇科第一人,可却是个出了名的医痴,除了钻研医

          术,于弄权之道上几乎一窍不通,言语间生硬的连姚千里都能简单看破。

          姚千里真是完全摸不清天宗帝的心思,就跟上回昭贵妃的晋妃宴天宗帝竟然让姚千里这个外命妇进宫去安排似的,简直是毫无道理可言,正统来说这本该是皇后娘娘该干的事,即便天宗

          帝至今未立后,皇宫里也上还有太后下有礼官,几时就轮得到她去安排堂堂一个贵妃娘娘的晋妃宴了?所幸陆离后来大张旗鼓的请了御医来府中给她诊脉,而后以有孕为由给推掉了这份差遣

          可如今这又是演的哪一出?特意弄了个御医来给她传话头?而这传岳青青的话头又是为何?

          姚千里拿不准天宗帝的想法,便也不知道怎么回话合适,想了想索性实话实说,“怀相不好岳相府上自会想法子照应,想来秦御医也已经开好了滋补方子。”

          秦御医眼瞳往上翻了翻,看起来跟在背书似的又道:“那夫人可知下官开的是什么方子?”

          “……先生见笑,妾身并不识药理。”

          秦御医又翻了翻眼瞳,“主材当归,辅以半边莲。”

          姚千里只知晓当归是补气血的良药,却不知半边莲是作何用途,“既是秦御医的方子,自然是错不了的。”

          说完不等秦御医再翻眼瞳,姚千里赶紧扯了扯四儿的衣角。

          四儿会意,忙道:“夫人,郡王爷还在等着,可要现在过去?”

          ……

          等秦御医走远,姚千里忙吩咐下去:“去问问廖先生,半边莲何用。”

          不一会小丫头就来回话了,却说廖先生未在府中,那边伺候的下人说是天未亮就出门了。

          姚千里不禁诧异,廖正言自打住进陆府来还是第一次出门,不知有什么事要天未亮就出门去的,可别是出了什么麻烦,想至此姚千里忙让人去廖正言的住处守着,万一有事也好第一时间

          帮上忙。

          这几番折腾下来也到了晌午了,姚千里领着陆寅一道吃了午饭,母子二人又挤在一处睡了个午觉,待醒来陆寅又去要去上学了。

          姚千里给陆寅整了整衣襟,肃然道:“切莫再与夫子一道欺负哥哥们了。”

          陆寅撇了撇嘴,“孩儿待兄如兄,夫子为人师表,孩儿怎么会与夫子一道欺负哥哥们,娘亲可不要轻信那些风言风语。”

          姚千里被这冠冕堂皇的话说的发愣、

          过完年陆寅已经虚岁有七了,可是姚千里觉得陆寅早就已经不像个几岁的孩子,在她跟前的时候还好些,起码看起来还算乖巧,一出了她眼皮子底下立马就要现原形,整日给陆府闹的鸡

          飞狗跳,几乎隔一天就要有个堂兄哭着回去,只是阖府都知道陆离护妻护得厉害没有人告到她面前来,加之陆寅的郡王封号,大房三房那边又不好以长辈的身份将陆寅拉去过训话,顶多只是

          笑着说两句,是以除了年纪最大的陆明礼,如今陆寅俨然已经是陆府小一辈中说一不二的存在。

          姚千里怕长此以往会将陆寅养出一副骄奢的性子来,好些次想要好好的跟他讲些道理,可是每次都无功而返,无他,姚千里每次听说大房三房那边又有谁哭着回去了,就打算从陆寅的错

          处着手开讲,可是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每一回陆寅都会有合理的解释来证明错不在他。

          姚千里越发担心,可是陆离却不以为然,道既然错不在他,还有什么道理好跟他讲。

          看姚千里还是皱着眉放心不下的样子又柔声安慰道:“你且放心,寅儿身边的铃铛还算机灵,若是寅儿真有不妥自会来禀,况且据我所知,寅儿每回所言并非是推托之词,而且明秀明齐

          他们也并未对寅儿记恨,想来寅儿所做为并无不妥。”

          想至此姚千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只伸手捏了捏陆寅的小脸,“总之让我知道你欺负哥哥们定不轻饶。”

          陆寅连连点头,“娘亲不要出去送了,天还凉着,娘亲就在屋里呆着吧,我下了学马上就回来陪娘亲。”

          说着话已经要走出院子,姚千里依稀还听见小小声的嘀咕:“今天开始就不能玩的太过火了,可是答应了爹爹要盯着娘亲……”

          &!--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